• 11.25

    日期:Nov 26, 2011 | 分类: | Tags:

    内心被隐去,因为流水式的表面生活可以遮盖住很多地方。

    要狠安全的生活,要像每个有太阳的早上一样,我都那么感谢生命。

    不再关注那些小瑕疵,那些虽是瑕疵但是可爱的地方。

    我真想说累啊,可是我又很开心。

    这样阶段分明的状态是梦寐以求。

    那是对的,像一首铺满底噪旋律明朗的歌一样,觉得快乐。

  • LUV

    日期:Nov 19, 2011 | 分类: | Tags:

    回忆的过程纵有千般好,也不如现在的安心安神。

    我越来越不知道怎么用文字去表达自己的内心。

    我是个确凿字句的人,有时候会很怕一个词语用的不对,整个概念就歪掉。

    那天我问XR,你觉得我是内向还是外向,她说内向。

    http://www.xiami.com/song/3402220

    这个是我的心情。

    --------

    其实每个被我抱怨让我诅咒一万遍的人,等我清醒等我释怀,我都是给予祝福的。

     

  • 你说我要不要就这样接受呢。

    日期:Nov 8, 2011 | 分类: | Tags:

    附近已经没有什么我可以去生气的东西了。

    但昨天早上一到公司还是发了脾气,是因为我也没想到我会发脾气,我念着搞什么东西啊然后扔了衣服就走出去了。

    重复工作和体力消耗让我非常累。

    我希望法国设计师回去之后我能轻松点,但我知道不可能。

    就像今天我请假了要休息不去上班了,我坐在电脑前脑子里想的还是工作,我辛苦赚来的钱我不敢去买什么。

    因为我平时的吃吃喝喝玩玩就能花精光。

    废话,我这么累你都不让我吃好一点,能这样吗。

    -------

    我爸电话来就说你不开心是不是因为找不到男朋友,我想想,我挺开心的啊,上周忙死忙活周末的最后一天可是排练了一晚上啊,排练完大伙都舍不得,最后喝了杯奶茶说:走,回去继续搞起。

    之后提着琴走出舟山东路的时候我健步如飞啊。

    然后我曾经恨在乎的人在非常难以启齿的情况下告诉我他已经有女朋友了之后,我的脑袋就像被什么敲了一下。

    突然不恨了啊,以前觉得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啊,我一个射手座专一成这样太跌份了你怎么还能这样啊。

    现在“有女朋友”了这个理由就可以击退我内心的一切希望,你这样对我,我可以理解了。

    他还说担心我再找的男朋友不靠谱,他说他难过是因为现在看起来我比较惨。要我说他早点告诉我我也就不用这么执着了不是吗。

    我惨吗?

    我已经在他平庸无奇的回忆里成为了一个闪闪发光的神经病了,要不是因为他,我早答应过不知道多少回别人的追求了。要不是因为他,我还是个会散发魅力不用勾搭都能勾搭到男人的射手座。

    但是我那天看到一句话,一个人征服了你,你就失去爱别人的能力。

    天生不安爱刺激,被征服的感觉太TM好了。

    我告诉自己,TMY你得这么想:他在你最活泼最神经的时候在你身边,也曾真心对过你,他没有反驳你的喜好试图改变你,他接受了。而且若干年后,你还是他年轻时回忆里最另类的一段,以后他老态龙钟发胖秃顶的时候你看不见,你的回忆里还是他最帅最温柔的样子,时间静止了,这一段是TM永恒啊。

    真好,想着想着就又哭了起来。

     

     

     

  • 日期:Nov 4, 2011 | 分类: | Tags:

    太强劲的失真戳耳膜的声音好刺激。

    自从工作量暴涨后,我几乎没时间处理自己的情绪,终于在被激怒后离开家揣着手机换上球鞋寻思着是先打电话还是先跑步。

    他的声音还是和从前一样,只是我心里想听见的话是永远不会听到的,但那天我很平静,我已经跑完步。但说着说着,就那么平静的说着说着,我竟然流泪了。我知道,无论我过的好还是不好,是开心不开心,我最最希望的还是有他陪着我,或者我能陪着他。

    可是亲手摧残掉的感情是无法挽回的,我走不进他,也走不出我自己。

    日复一日只会让我更明白这感情深到什么程度,让我忍不住皱眉头咬嘴角想憋住那股劲儿。

    我明白我冷漠的心,和炽热的心。都是我,只有这2种同时存在,我才知道对他,我是真实的。

     

  • 当我们认识十年。

    日期:Oct 30, 2011 | 分类: | Tags:

    其实生活没有变,只是觉得又该划一个起止点,对别人也许是多此一举,但是我需要。

    打开那个博客就不再想写了,那么干脆起个新的,又不要钱。

    写字是拿起笔就可以洋洋洒洒落下去的简单事情,我才不会对那些敲击出来的字恋恋不舍呢,就算,我哭着敲,笑着敲,其实都一样。

    最怕的就是知道想说什么,却不知道如何说。

    不过我找到一个很好表达的方式,尽管看起来有些抽象---那就是你问我的时候我会叫你去听某首歌,起码律动跟氛围会更形象的传达我此时的内心,这算不算一种小心翼翼呢,我不知道。

    最近有体会,就是和S真正生活在一起有3个月了。

    和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内心真的很像男人。不是说男人的那种强有力或者sense什么的。她对我发火我完全无所谓,我从不和女人正面吵架,那会让我反感自己也是个女人。

    还有就是好几次当S纠结指甲油,头发,衣服上的毛屑,褶皱还有污渍然后叨逼叨的时候,我,毫无感觉。

    我可以很确定的说每天我为这类事情暴躁的时间为。。。加起来不到半分钟。

    但是她会为了这些事情马上展露她的烦躁与不满,那时候的我特别的无感,然后她的这种细枝末节搞多了我就忍不住想说她,但是,我又不能说。对,就是说与不说的瞬间,男生的那种无奈就出来了,替他们忧伤。

    我深刻体会到我与她的不同是在某个我们同时起床的清早,我迅速的梳洗好站着抽烟,看着她慢条斯理的涂--------------指甲油!

    没错,是大清早涂指甲油,我无法表达当时我的感觉,异常的堵的慌。后来我实在受不了先走了。

    并不是嫌她磨蹭,而是我再也不能目睹我和她的差异。我是很嫌麻烦的射手座,生活太纤细了我就觉得失去了力度。

    你见过发射火箭慢吞吞么,那是射不上去的。

    当然,我才不管她呢。所以我经常被她数落,但最后还是她收起我的拨片,放正我的吉他,找到我找不到的连接线或者变调夹。

    当然因为她一时错误决定留在这和我生活,我少了许多对前男友的忧伤,有人陪就是不一样。老子又堂堂正正做回小射手了。